我与邓丰洲先生在网路城邦结识,透过部落格的贴文认识彼此,丰洲先生晓得我嗜于诗学,在爱诗网大家来读台湾古典诗的部落格文学奖中,屡次获奖,以为我有才能赏析他的诗作,遂嘱我为他的诗集作序。丰洲先生是前辈,前辈所?,怅然应命。
丰洲先生诗作有九百多首,以内容来看,儒道仙佛、风土实业冶于一炉,丰富多彩,叹为观止。丰洲先生居台南善化,对海东文献初祖沈光文,歌咏颇多。沈光文被尊称为「台湾孔子」,在台湾文化史上,位置崇隆。但举丰洲先生〈沈光文公志盛〉一首以概之:「渡海来台教众知,颠离辗转定于?。初挥岛赋施医术,首创东吟倡学诗。光照瀛洲尊始祖,文开善化敬先师。斯卿造福传湾里,?士功高供奉祠。」此诗已十分精当地展现沈光文的文明成绩。丰洲先生〈忆杨逵〉,我也很喜欢。其诗云:「未忍风情现抗颜,只身拓殖步维艰。文豪异议民心系,独政难容士拔山。」杨逵是台南新化人,是台湾文学史上的伟大作家。丰洲先生的〈糖诗十八首〉写制糖业。〈二十四节气诗〉写风土。
爱尔兰诗人叶慈(W. B. Yeats)说:「假如现代诗人把他的故事置于本人的乡土背景中,他的诗就会像古代的诗一样更细密地渗入人们的思维之中。比较伟大的诗人视所有都与民族生涯相关联,并通过民族生活与宇宙跟神圣生活相关联;诗人只能用戴着『他的民族手套』的手伸向宇宙。没有民族就没有伟大的诗,犹如没有象征就没有宗教。」丰洲先生的风土诗、实业诗,具备了这样的意义。
我也很欣赏丰洲先生的时事诗。〈叹下士受虐亡五首〉,洪仲丘事件透过古典诗留下了纪录,让军方及役男,有所警戒。
丰洲先生是仙道人士,隐逸诗、宗教诗也颇有可观。《道门语要》、《乐育堂语录》的摘要诗,独树一格。《人生纲要三十六项》则具劝世功效。
同住大台南地区,但我与丰洲先生未曾谋面,他现在又隐居修道,可能也不愿外界干扰。所幸他的诗集就要问世,想一睹丰洲先生古典诗风采者,正能够透过文字,与他交换。丰厚?实,洲?深厚。后学林耀?谨序。

林耀?
中华民国一百零五年八月
写于国破胜利大学中国文学系

您可能对以下文章会感兴趣